网站地图 - XML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正文

字宝宝乐园_收购ofo的谈判还在僵持,唯有戴威出局是各方共识

[摘要]因有摩拜做参照,戴威的坚持,甚至在部分ofo员工看来,都不够理性:毕竟越早出手,ofo越能卖个好价钱,越久了,资产贬值更厉害。

文 | 高宫

来源 |Top人物

(ID:toprenwu)

戴威出局?很遗憾,但这可能是必然的。

7月8日,ofo宣布停止中东地区及以色列的运营业务。这一地区的业务只开展了不到半年。

随后,大规模的海外撤退,陆续上演。7月10日,有澳大利亚媒体称,ofo将在60天内结束澳大利亚的运营业务;18号,德国媒体报道,ofo将在未来几周退出德国市场;19日,《华尔街日报》又传出消息,ofo将关闭美国部分城市业务。

转变过于突然。就在一年前,ofo创始人兼CEO戴威力排众议进军海外市场,为的是比竞争对手更快,让后来者无法进入。目前来看,这个共享单车在国内的竞争手段,在海外战场水土不服。

比这更致命的,是ofo在国内的危机。

去年11月,有媒体发文称,ofo资金告紧,已经开始挪用用户押金填补缺口,挪用总金额高达数十亿元,自行车厂以及公关公司等供应商的付款也均已暂停。

“每次负面新闻后,ofo的押金量就会掉一截,到最近已经影响不大,掉无可掉了。”据ofo内部员工透露。

裁员也随之持续进行。ofo联合创始人于信曾公开承认,5月中,ofo裁员目标是从1.2万人降到8000人,大量运维师傅被“优化”,而总部裁员500人。

不利消息接二连三,一切直指问题核心:ofo,还有钱吗?

最后的抵抗

炮弹可能所剩不多,据《财新》报道,到今年5月,ofo单月成本2.5亿元,而账面的可用金额已经不超过5亿元。

这意味着,七、八月份将是一个关键节点。如果不能赶紧造血,或拿到新资金——继3月的“E2-1轮”融资后,原本ofo对媒体称很快会到来的“E2-2轮”融资,至今没有落定——ofo已快弹尽粮绝。

这不在戴威的经验范畴内。

他一直在局中游刃有余。1991年,戴威生于安徽宣城,父亲曾是中国铁路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2009年,高考前夕,戴威户口被迁到北京,在“高考移民"加60分的基础上,进了北京大学。

戴威一贯擅于扮演掌控者。小学是班长,念了北大,也“大权在握”——从学院组织部长,“升任”校学生会主席。

后来,即便他创办的共享单车ofo陷入困局,戴威也形同反抗招降的斗士。

“如果你们不想战斗到底,现在就可以离开公司”,5月中旬,在一次百人动员大会上,戴威情绪激动。ofo要保持独立,他不想让步。

“创业对他来讲,只是一个过程,他是主导者,他应该主导这个过程,而不是做个傀儡。”ofo员工这样形容戴威。

不过,这一次,谈判桌的另一端,ofo的投资人滴滴和阿里,也表现出了和他同样坚决的意志:要钱可以,但创始团队——包括戴威——必须出局。

2017年9月22日,ofo上线微信小程序,蚂蚁金服震怒。年轻的ofo掌舵者戴威,并不认为拿到阿里的钱代表“站队”“排他”。对阿里来说,这犯了大忌。

据接近ofo的人士透露,在联系戴威未果后,阿里委派专人从杭州飞到北京,在戴威常去的球场等候,并当面提出交涉,要求ofo立刻下线微信小程序端口,只保留支付宝作为流量入口。

2017年11月23日,以滴滴此前派驻ofo的多位高管被“集体休假”为标志,滴滴与ofo的关系陷入僵局。

决裂后,滴滴开始强力从ofo挖人,待遇double。

“太像商战片,我一抬头整个部门的工位都空了。”当时的员工回忆。

12月,滴滴正式下单造车。再之后,滴滴又接管了破产的小蓝单车,并给自己的共享单车品牌起名“青桔”。

从一开始,ofo就是巨头的棋子。阿里看上的是它庞大的线下流量,就像美团对摩拜。滴滴的诉求更直接,大出行领域,共享单车是不可缺失的一环。

因有摩拜做参照,戴威的坚持,甚至在部分ofo员工看来,都不够理性:毕竟越早出手,ofo越能卖个好价钱,越久了,资产贬值更厉害。

事实上,无论是滴滴还是阿里,目前都已经对ofo转变了策略。6月之后,各种谈判进入僵持阶段。

滴滴和阿里都在等待一个时间节点,一旦ofo资金链彻底断裂,戴威不得不妥协。

大家各自心里都盘算着小九九,唯有戴威出局是共识。

错过的机会

棋子并不总是棋子。有时,他们也会成为战役中的变量,宁愿与竞争对手握手言和,也不向巨头低头。2015年10月8日,大众点评网与美团网宣布合并。阿里、腾讯分别控制美团、大众点评的计划落空。

大众点评当时的估值远低于美团,因而张涛(大众点评CEO)是最大的赢家。这两家公司也摆脱了巨头制衡工具的命运。

曾经,这样的机会也摆在戴威面前。

去年10月,在滴滴的推动、腾讯的支持下,ofo和摩拜频繁谈过很多轮合并。当时两家的财务数据都不好看,谈判桌上,便是“基本把各家的情况都摆在台面上了,两方人相互掀老底”。

在戴威看来,滴滴当时给出的谈判方案——程维任新公司的董事长,王晓峰出任CEO,ofo年轻的创始团队则要出局——与他想要的话语权并不对等。谈判最终失败。

2018年4月,摩拜宣布被美团收购,ofo失去了和摩拜合并的可能。

当时,和《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套现15亿: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一起刷爆朋友圈的,是摩拜贱卖的声音。

在摩拜收购方案中,美团以27亿美元作价收购摩拜,包括65%现金和35%美团股票。此前,在E轮融资中,摩拜投后估值是26亿美元,美团的收购价格,只高出1亿美元。

即便如此,摩拜的股东无人亏损,收益大约都在20%以上。除创始团队外,所有投资人都拿到了一部分美团股票。

相比摩拜,ofo的情况不容乐观。5月中旬,程维给戴威开出的价格,仅是摩拜的一半。显然,这和戴威的预期相差甚远。

阿里原本是戴威的支持者。今年3月,通过两次动产抵押,ofo换取了阿里共计17.7亿元人民币的融资。

但情况很快发生了变化。一个月后,美团收购摩拜,至此完成外卖+单车+打车的产业闭环。急于寻找线下流量的阿里,10天后再次领投哈罗单车。而几乎同一天,滴滴加码青桔。

戴威被迫走向最后的谈判桌。阿里、滴滴虎视眈眈,猎物就是ofo的主导权,而在戴威看来,不被大公司、股东控制,保持独立发展是第一要务,其余的一切业务规划均要为其让位。

这位渴望自由的创业者,或许还没意识到,早在入战场那一刻,他就注定是一颗棋子。

当时程维有三个选择:自己做、投ofo、投摩拜,而滴滴内部倾向于自己做。但时间节点微妙,滴滴正忙于并购优步中国,没有多余精力。同时,程维正在学习AT,用资本的方式实现生态布局。

“我们投ofo是在帮滴滴做早期布局,防护侧翼。”金沙江合伙人朱啸虎,曾如此解释对ofo的投资。

后来合并谈判时,腾讯、经纬、金沙江、真格等几乎所有投资方,同时向ofo施加压力。

戴威隔空喊话,“希望资本尊重创业者的理想”。“资本只关心回报”,朱啸虎的回应,倒说了句实话。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你现在走的捷径,未来总会绕回去。”ofo和摩拜之间的战争,戴威猜中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局。

ofo现在绕回去了,摩拜却已提前离场。环顾四周,抱上阿里大腿的哈罗单车创始人杨磊,开始高喊“我的对手已经不是摩拜和ofo了”,而委身美团的摩拜,也将后期的主要竞争对手改为哈罗单车,而不是目前对抗最激烈的ofo。

规则的必然

创业是一场豪赌。

美团收购摩拜时,面对出局传言,胡炜炜发朋友圈称,“不存在什么出局,在我看来一切都是新的开始”。

胡玮炜懂得下台的艺术,鞠了躬就退。

但戴威偏要在巨头控制的生态里,拼死一搏。虽然看上去希望渺茫。

价格战不打了,一元月卡在2月就被取消。随后,ofo又取消了全国20个城市的芝麻信用免押金活动,同时开始寻求广告变现。

这给了对手可乘之机:蚂蚁金服投资的哈罗单车、美团收购的摩拜,依然是全国免押金模式。据哈罗单车5月公布数据称,自己单量已经超过ofo和摩拜的总和。

为保持独立性,ofo难以避免地在竞争中采取守势。

不过戴威擅于在守势中找到机会。当年在北大,戴威从大一开始就竞选光华学院组织部长,而他当时的竞争对手是大二学姐学长,在同学中的呼声比他高很多。未曾想,最终当选的是戴威。

有北大学生在论坛中,将戴威这次成功称为逆袭。后来当选学生会主席,看上去顺风顺水,他是当时的唯一候选人。

但校园里的竞争经验,在社会上的资本战役中,显得有些小打小闹。

时间不过走到6月,ofo又开始偿还“E2-1轮”融资中阿里提供的部分贷款——据《财新》估算,此时到期债务为4.5亿元。这或许意味着,ofo已经资不抵债。

而另一边,7月24日,由于无力偿还70万用户押金,小鸣单车作价12元回收单车“抵债”。至此,国内继ofo、摩拜和哈罗单车后第四家共享单车APP下载量达到百万级的小鸣单车宣告倒闭。

ofo的总部位于北京理想国际大厦。理想,国际,大厦,三个普通的词语,组合在一起,却有了一种神奇的魔力。

ofo de zong bu wei yu bei jing li xiang guo ji da sha. li xiang, guo ji, da sha, san ge pu tong de ci yu, zu he zai yi qi, que you le yi zhong shen qi de mo li.

这个被称为创业风水宝地的地方,曾诞生过新浪、百度等上市公司,他们讲述着在20世纪初叶,互联网的草莽时代,凭借智慧和拼劲就能杀出重围的故事。

等到互联网创业下半场,新故事却鲜有耳闻。主角唯有AT,在终点线附近等着收割。规则由资本说了算,由巨头去执行,没有留下后门。

如果说摩拜和ofo的结局,是被资本催熟的共享单车最终又回到了商业的本质——究竟能不能赚钱养活自己?

饿了么、赶集网、大众点评等案例,则说明胜利的舞台只属于资本。而AT就是所有创业公司的终局。

“资本是助推你的,但到最后,你都得还回去。”胡玮炜华丽转身,不过走的时候,她感慨。

这样的故事,不断在中国创业者身上重演着,大多数人会被忘记。

戴威,至少让人们记住了他的名字。

当前文章:http://www.bvmvalue.com/nbkma0/493411-679886-80282.html

发布时间:03:39:48

六合同步开奖??666361.com江小白工作室论坛??www.555885.com??743.cc免费资料大全??www.131hk.COM??香港最快开奖结果??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香港正版挂牌彩图表??铁算盘综合资料??香港马会开奖现场直播??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站致力于帮助文章传播,希望能够建立合作关系。
若有任何不适的联系以下方式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18 蜘蛛资讯网 版权所有